3月21日,華奧中心嘉慧苑1809室掛著“北京康中樂中醫臨床研究院”的牌子。
網站上院長簡介,稱其為“中國性科學領域發明創始人”,網頁滾動顯示的是各種性感圖片。

房間內,自稱是護士的女子正在介紹治療項目和收費情況。
北京康中樂中醫臨床研究院內的各種保健設備。技師稱都有專利證書。
  門口掛著“中醫臨床研究院”的牌子,大廳內穿著白大褂“醫生”坐診,牆上貼著擴印的專利證書圖片,一家名為“北京康中樂中醫臨床研究院”的機構,在東三環和西三環的高檔寫字樓和公寓內,設有兩個分院。
  近日,新京報接到讀者舉報,北京康中樂中醫臨床研究院打著看病治療的幌子,從事色情服務,通過群發短信和網上廣告公開攬客,並招收學員。
  中醫臨床研究院內從事的究竟是什麼服務?新京報記者就此展開調查。
  “合法保健,可男女單人或雙人按摩,適合請客。”
  3月17日,李先生手機收到的一條短信。
  他按照短信里的電話打過去,對方稱是北京康中樂中醫臨床研究院,專門從事生殖系統保健,“我們24小時營業,保證讓您得到意想不到的享受”。
  中醫臨床研究院里,還有“意想不到的享受”?
  一段時間以來下體不舒服的李先生,決定去看看。
  女技師的“專利手法”
  海澱區紫竹橋華奧中心嘉慧苑公寓,一套數百平米的躍層門口,掛著北京康中樂中醫臨床研究院的牌子。
  李先生說,兩名身著白大褂的女技師將他帶到二層一個帶有浴室的房間,“進屋就讓我脫光衣服。”
  一名女技師帶著赤身裸體的李先生進入浴室並幫他洗澡。出來後,技師讓李先生趴在一張床上,兩人開始給他按摩後背和臀部。
  “抹油按摩,就跟SPA一樣。”李先生說,剛開始除了裸體接觸外,並沒有什麼特別,但接下來,就有些讓他心慌,因為兩位女技師輪番接觸他的隱私部位。
  技師告訴他,這是研究院的專利手法,是經過審批的,對身心大有好處。在“按摩”中,女技師不斷言語引誘,稱如果有幾百元獎勵,還可更進一步。
  整個過程中,對方根本沒問他有何癥狀。在花費了1600元“放鬆”後,李先生認定這就是色情服務。
  西三環緊鄰香格裡拉的華奧中心嘉慧苑,東三環緊鄰國貿大廈的旺座中心,是北京康中樂中醫臨床研究院海澱分院和朝陽分院所在地。
  記者在探訪時,兩家分院的技師介紹了服務項目,均與李先生所述相同。
  記者指出這和色情服務沒什麼區別時,一名女技師說:“我們這是專利手法,沒人來查!”
  自稱為國家批准的專利按摩
  李先生收到的短信里,還有這家中醫臨床研究院的網址。
  “本院致力於生殖系統保健,降低了離婚率、和睦了家庭、穩定了社會,促進了經濟及科學發展。國務院專利行政部門批准本院,可以男女單人或雙人按摩生殖系統。”北京康中樂中醫臨床研究院在網站如此宣傳。
  “專利”是這個網站上提及最多的內容。北京康中樂中醫臨床研究院院長耿福增被網站稱為“中國性科學領域發明創始人”,網站還列出了他的二十幾項專利發明,並稱“基於多項發明專利技術辦理了康中樂泌尿生殖保健臨床技術服務經營執照”。
  記者在國家知識產權局“中國專利查詢系統”查詢,耿福增的確有多個專利發明,都是男女生殖系統保健儀器或用品等,但並無按摩手法技術類專利。
  在北京康中樂中醫臨床研究院網站上,“木桶浴系列”、“冷熱冰火系列”、“全套套餐系列”等也都被稱為國家知識產權專利技術,宣稱“由異性醫學職業工作者為患者做泌尿生殖保健效果最佳”。
  對此,北京思科律師事務所律師王傳巍表示,按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專利法實施細則》的規定,在產品說明書等材料中,將未被授予專利權的技術或者設計稱為專利技術或者專利設計,將專利申請稱為專利,都屬於假冒專利的行為。“按照專利法的規定,假冒專利的,除依法承擔民事責任外,由管理專利工作的部門責令改正並予公告,沒收違法所得,可以並處違法所得四倍以下的罰款。構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責任。”
  “研究院”曾被認定容留賣淫
  這家研究院所稱專利服務到底涉不涉嫌色情服務呢?
  北京市中醫管理局工作人員聽完記者介紹後認為,北京康中樂中醫臨床研究院所從事的按摩服務,“完全跟中醫沒什麼關係,更像是打著中醫的幌子,暗地裡提供色情服務。”
  “實在是荒唐。”中日友好醫院、中國中醫科學院廣安門醫院的男科專家都認為“北京康中樂中醫臨床研究院的異性按摩”根本不是什麼治療,更談不上醫學,“基本上跟色情服務差不多。”
  北京思科律師事務所律師王傳巍稱,提供手淫服務究竟屬不屬於賣淫,曾引發過一些探討。2001年,公安部批覆認為,不特定的異性之間或者同性之間以金錢、財物為媒介發生不正當性關係的行為,包括口淫、手淫、雞姦等行為,都屬於賣淫嫖娼行為。
  記者調查發現,2000年,耿福增曾因傳播淫穢物品罪一審被判處有期徒刑1年。2007年,耿福增因容留賣淫被行政拘留。2009年,耿福增又因容留賣淫被勞教。
  北京高院網上一份判決書顯示,2009年,耿福增承租的公寓樓內,容留多人以“生殖系統保健”為名進行賣淫活動,被處以勞動教養一年。耿福增不服向法院提起訴訟,一審法院審理認為,“耿福增通過開辦北京康中樂中醫臨床研究院的方式,以實用專利產品的合法外衣,掩蓋其容留賣淫女通過手淫的方式賣淫的非法目的,其行為屬容留賣淫嫖娼,駁回耿福增的上訴請求。”
  一審宣判後,耿福增提起上訴,他認為“北京康中樂中醫臨床研究院有合法執照,並享實用新型專利;並未容留賣淫,僅僅是招聘大夫、護士、保健為患者做泌尿生殖保健服務,屬於專利技術服務;北京康中樂中醫臨床研究院向患者收取的費用是生殖系統保健費,而非個人之間以金錢、財物為媒介發生不正當性關係的行為。”
  2010年,北京一中院終審判決,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有法律人士表示,該研究院現在的活動與之前的沒區別,按相關法規,仍可認定為容留賣淫。
  “重操就業”凸顯監管空白
  為何被查處後,這家“研究院”仍在以相同的形式繼續經營?有律師表示,這可能與多頭管理、各部門“各管各的”有關。
  工商資料顯示,耿福增在北京經營過多家機構。
  北京康中樂中醫臨床研究院,投資3萬元成立,經營項目為:泌尿生殖保健醫學研究,技術開發、轉讓、推廣、服務。耿福增是投資人和負責人,下設海澱分院和朝陽分院。
  記者調查發現,雖然註冊的經營項目中並無“治療”等,但北京康中樂中醫臨床研究院人員介紹項目會說“治療陽痿早泄、性冷淡”等。
  3月20日,北京市海澱區工商局人員稱,超出登記機關核准的經營範圍從事經營活動的行為就是超範圍經營,“消費者可以舉報。”
  海澱區衛生局醫政科工作人員表示,譬如“中醫臨床研究院”這類機構,並非醫療機構,不屬於衛生局的管轄範圍。但如果這類機構,打著治療某方面疾病旗號,進行醫療活動並收取費用,“那就構成了非法行醫,可向衛生局舉報。”
  律師王傳巍表示,針對從事按摩服務這類特殊行業,主管的部門比較多,工商、公安等部門都有所涉及,都應該進行監管。
  王傳巍認為,北京康中樂中醫臨床研究院的經營行為,明顯違反治安管理處罰法,公安等執法部門應當進行查處。
  “之前,法院判決其行為屬於容留賣淫嫖娼,並對其勞動教養一年的時候,公安機關當時其實應該向工商部門提交一份建議,撤銷其工商營業執照,這樣一來,才能從根本上解決問題。否則,在勞教結束之後,依靠著沒有吊銷的工商執照,他依然會繼續從事類似涉黃的商業活動,就像現在一樣。”王傳巍說。
  ■ 對話
  “我有專利技術我就是合法的”
  對話人物:北京康中樂中醫臨床研究院負責人耿福增
  “還有人給我們寫表揚信”
  新京報:你申請了不少生殖系統保健的專利,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的?
  耿福增:最早的專利,可能要追溯到30年以前了。至於專利的設計和構思,主要是靠靈感、靠智慧。在性產業這一塊兒乾,也是要靠靈氣,沒靈氣乾不起來,琢磨久了,也就會了。
  新京報:但在2000年,你賣性用品被判處傳播淫穢物品罪。
  耿福增:俗話說,隔行如隔山。當時那個年代,工商部門也不清楚我這個行業,我的包裝盒是用來包裝我的性用品專利產品的,而且這個包裝盒也是有專利的,屬於外觀設計專利。我賣性用品,總不至於畫個帽子、畫個衣服在包裝盒上吧,那肯定要用一些相符的圖片吧。
  新京報:北京康中樂中醫臨床研究院什麼時候成立的?
  耿福增:2007年成立的。這些年我們為不少男性患者,改善了性功能障礙的問題,解決了他們的困擾。還有人給我們寫表揚信,送錦旗。
  “專利證書上又沒寫手淫”
  新京報:你們的生殖系統按摩跟色情場所的“打飛機”有什麼區別?
  耿福增:沒有合法手續,他就是非法的。有合法手續,他就是合法的。這麼說吧,用南方的話說,叫做“推油”,用北方的話說,叫“打飛機”,法律上的認定是提供手淫,屬於賣淫嫖娼行為,這我知道。但在我這裡,這些只是一種專利技術、專利手法。
  新京報:在你這裡就合法?
  耿福增:第一,我這兒有專利證書,寫的是專利技術、專利手法啊,沒有寫手淫啊。專利證書上又沒有寫手淫。所以我這兒不是手淫,只是專利技術。第二,國家相關法律規定,對於違反法律、社會公德,或者妨害社會利益的發明成果,不授予專利權。既然授予了我專利證書,所以當然證明我這是合法的。
  “專利設備說明書上寫著手法”
  新京報:你的專利是儀器設備,並不是按摩手法。
  耿福增:你用專利設備,不得看說明書嗎,說明書上不寫著手法了嗎,這都是連在一起的。而且國家應該推動發明創造的應用,應該支持我們。
  新京報:但你經營中醫臨床研究院,為何被以容留賣淫勞教?
  耿福增:他們再怎麼定,那他們也定錯了。其實我覺得,賣淫嫖娼說的手淫,應該是指非泌尿生殖保健醫學工作者,沒有技術程序的玩弄生殖器的活動,所以我們這兒,我覺得不能算,我們這兒都是泌尿生殖保健醫學工作者。
  新京報:你學過中醫嗎?
  耿福增:我這不是說學過,我是首創,靠的是靈感。我做什麼都成功,沒有失敗的。
  A12-13版採寫/新京報記者 易方興
  A12-13版攝影/新京報記者 浦峰
(原標題:“中醫臨床研究院”的涉黃按摩)
(編輯:SN077)
創作者介紹

Mt. Shasta

cf02cfjpd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