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底內地黑老大
  坐擁四百億元人民幣財富的四川“黑老大”劉漢,近日走上了法庭。“黑社會性質組織罪”這一名詞又一次成為人們關註的熱點。組織、領導黑社會性質組織罪,故意殺人罪,故意傷害罪,非法拘禁罪,非法買賣槍支罪,非法持有槍支、彈葯罪,串通投標罪,非法經營罪,敲詐勒索罪,故意毀壞財物罪,妨害公務罪,開設賭場罪,尋釁滋事罪,窩藏罪,騙取貸款、票據承兌、金融票證罪……
  長長的起訴書背後,是一連串疑問:這類團夥如何興起?如何逃過監管,在地下發展壯大並破土而出,披上合法的外衣?最終又如何走向末路,等待法律製裁?整理中國法院網(最高人民法院主管,人民法院報社主辦)的“涉黑大案”欄目中,一年多時間里報道的40起涉黑案件,我們或許可以隱約窺見近年來黑社會性質組織的發跡路線、罪惡勾當,以及國家保護人民利益、建設平安中國的決心。
  搖錢樹
  1 攢家底
  賭博業幾乎成了“標配”
  在許多人的心目中,賭場幾乎是黑社會性質組織團夥的象徵之一,這種觀念並非沒有來由。從這40件案子中可以看出,時至今日,“賭場”依舊是大小“黑老大”們重要的斂財方式之一。而且相當一部分的“黑老大”,從這裡賺到了第一筆錢。
  身家四百億元人民幣的劉漢就是其中最知名的例子———在關於劉漢發家史的報道中,可以找到這樣一句話:“早在20世紀90年代初,劉漢就伙同劉維在廣漢開賭博機為主業的游戲廳,並以此起家。”
  案例
  西安“黑老大”靠賭博賺取1.2億
  可能有人會問,賭博業,會有多大的利潤?
  以下幾組數字能讓你有個大概的瞭解。
  龍港“洪哥”黑社會性質組織團夥開設的賭場,經營一年零三個月後,非法獲利就達到了200多萬元。
  廣西近年涉案人數最多的黑社會性質團夥岑瑞意團夥,通過開賭場、然後用所得放高利貸的方式,賺取了非法收益超過600萬元。
  西寧“黑老大”文奎的賭場,每天在流動的資金一度能夠達到120萬元到140萬元。生意人王勝才在這裡前後輸掉了130萬元。
  寧夏近年被扳倒的最大“黑老大”楊海,用以起家的同樣是靠開設賭場等手段斂得的400餘萬資金。
  更加觸目驚心的是西安近年來端掉的最大“黑老大”王偉。他成立了一家名叫“陝西偉一實業有限公司”的企業,但是沒有正常的業務收入,維持這個團夥運轉的資金,主要來自於他開設的26家賭博游戲廳。從2008年至2011年,這些賭場收入金額竟達1.2億元人民幣,僅案發後,被凍結的資產就達上千萬。2008年年末,他麾下的一家游戲廳的副經理,甚至曾將抓賭的西安市公安局高新分局副局長砍傷。
  2搶資源
  超三成“黑老大”涉足礦業
  通過賭博、勒索等“見不得光”的手段,完成原始積累之後,不少“黑老大”開始改頭換面,搖身一變成了註冊公司的老闆,走到了陽光下。
  房產和礦業,因其豐厚的利潤,成了“黑老大”們最青睞的行業———在這40起案件中,有超過三成“黑老大”涉足礦業。
  劉漢眾多身份中,“礦業大亨”就是相當顯眼的一個。1997年,他在四川綿陽註冊成立漢龍集團後,礦業就成為了他斂財的重要領域之一。而“劉漢從來都是贏家,劉漢從不失手”這句著名的話,就是劉漢在接受媒體採訪,評論礦業前景時說出的。
  案例
  帶著手槍、衝鋒槍搶奪礦山
  通過企業運作,在明面上競標、併購;通過黑幫手段,在暗地裡威脅、賄賂……這樣的手法,也成了這些團夥介入礦業的標準流程。
  廣西“黑老大”李如雄是一個典型的例子。
  在1998年,這位“黑老大”先後成立了“萬盛建材公司”、“北路花園物業管理部”、“雄鑫貿易有限公司”等經濟實體,其黑社會組織成員有的成為其名下企業股東,有的成為企業員工。
  2007年,與李如雄有競爭關係的另一家錫礦礦區里,十幾名礦工正在搭建工棚,突然遭到了幾十名不明身份人員的襲擊。他們被剝光衣服,抱頭跪地,拳打腳踢。礦工吳金龍的一隻胳膊“腫得穿不進衣服”。原因,是為了將他們“趕出礦區”。
  事後,挨打的吳金龍僅僅獲得了12.45元賠償款。
  賀州還有礦業老闆舉報,稱自己投資的礦山,遭到了李如雄明火執仗的搶劫。“深更半夜,一下子衝進來四十多人,有‘五四’式手槍,還有衝鋒槍。當場打傷多人。”
  3搞地產
  四成“黑老大”涉足房產、工程
  房產,這個近年來最為火爆的行業,當然也很容易成為“黑老大”們斂財的重要手段。在這40起案件中,有四成“黑老大”涉足房產工程。
  比如劉漢。1998年,劉漢麾下的公司在綿陽市游仙區小島村開發房地產,因拆遷補償問題與村民發生激烈衝突,公司保安唐先兵等人將帶頭的村民熊偉亂刀捅死。此案一齣,村民噤若寒蟬,房地產開發順利推進。在唐先兵殺害熊偉後,劉漢表揚“這娃兒不錯”,給他安排了年薪10萬元的經理職位。
  案例
  為拆遷放火燒毀菜農寮棚
  深圳“黑老大”陳垚東通過註冊的“駿升投資有限公司”涉足房地產業,並以此大肆斂財。
  在起訴書中,他最大手筆莫過於廣利來花園。僅這一個項目,就給他帶來了1.17億元的巨額利潤。
  支撐起這些“生意”的,同樣包括種種罪惡的手段。2009年,因關係密切的一個富商與他人合作時發生糾紛,他指示九名下屬在機場綁架了一名黎姓商人,迫使其家屬交出公司印章執照,併到派出所銷案。
  隨後,陳垚東等人獲得了相關商鋪的開發權。僅按一期租售價格,獲利就達3000多萬元。比起開發成本,賺了25倍。
  房地產開發,徵地是一個繞不過去的話題。在這些案件中,黑色團夥們涉及拆遷的,至少有18%。對廣東“黑老大”胡偉星的指控中,可以窺見他們的囂張。
  2006年,他們看中了一塊土地,在沒有取得土地使用許可的情況下,就對該地進行“清場”。他們先後糾集人馬,持砍刀等工具對菜農們進行恫嚇,還曾開著推土機和挖掘機強行拆除菜農們的菜棚。為了徹底趕走菜農,他們甚至還攜帶汽油放火,燒毀了13戶菜農的33間寮棚。
  護身符
  1 黑武裝
  建立地下武裝 非法持有槍支
  “黑老大”們做項目,暴力、恐嚇是重要的途徑。因此,為了保障生意,“地下武裝”幾乎必不可少。
  早在1997年3月, 劉漢就招募了兩支“地下武裝”。2013年,該組織被一網打盡時, 僅公安機關追繳的就有軍用手榴彈3枚,國產五六式衝鋒槍、美製勃朗寧手槍等槍支20支,子彈677發、鋼珠彈2163發,以及管制刀具100餘把。
  為了控制這些手下,必須要有各種“管理技巧”。劉漢講求“恩威並施”。他曾把“心軟”的屬下掃地出門,也曾以幾十萬元的金額獎勵肯“賣命”的手下。
  案例
  聽話的手下可以得到毒品獎勵
  廣東惠州的“地產大亨”胡偉星被抓獲時,被查出“六四”手槍子彈70餘發。
  青島的“黑老大”張韶軍,其團夥非法持有槍支11支。
  湖南鳳凰的“黑老大”龍賢江,非法持有槍支12支。
  佛山的“黑老大”秦丕波,團夥配備了二十支仿真度極高的槍支。
  ……而為了控制這些武裝,“黑老大”們也費盡了心思。
  無錫的“黑老大”施錫君的“用人之道”和劉漢類似:對“不聽話”的手下隨意體罰,對“聽話”的手下則用毒品作為獎勵。“我說的話,即使是錯的,你們也必須要去做。”
  此外,為了確保自己對團夥的控制,許多“黑老大”將自己的兄弟等親戚拉了進來。在這些案件中,至少有13%的案件中,存在著“上陣親兄弟”的情況。
  2保護傘
  “黑老大”倒台引當地政壇地震
  為了尋求庇護,許多“黑老大”都和一些地方政府官員保持著緊密的關係。比如劉漢,為尋求更大的保護傘,他不僅大肆結交官員,還利用自己的妻子結交官員夫人,從而接近官員。
  劉漢的前妻楊雪說:“劉漢會帶我一起跟他們吃飯,向他們贈送黃金、翡翠等貴重物品,價值幾十萬甚至幾百萬;有時候還會通過賭博向他們行賄。”
  案例
  一街道幹部收“黑老大”上千萬
  這方面的例子幾乎俯拾皆是。例如前面提到的李如雄。他之所以能在當地呼風喚雨,和他的背景有著很大的關係———李家三個兄弟,分別涉足黑道、政界、商界———李如雄自己是當地著名的“大哥”,他的兩個弟弟,李如勝曾擔任鐘山縣國稅局局長,李如平則曾擔任鐘山縣物資公司總經理。李氏兄弟被查後,賀州市和鐘山縣的官場也發生了一場地震:案件先後牽出原賀州市副市長毛紹烈、原鐘山縣委書記譚玉和、原鐘山縣國土資源局局長賀永林等官員。
  陳垚東案中充當保護傘的深圳沙井街道黨工委書記、辦事處主任劉少雄,則被媒體稱為“小街道里揪出的大蛀蟲。”究竟有多大?我們看看陳垚東以及其他商人給他的禮單就能夠略知一二:
  2009年:陳垚東送給劉少雄200萬港幣,使自己租用的土地未被租用。
  2010年:陳垚東分三次送給劉少雄1000萬港幣。(兩筆賄金,按當時匯率摺合人民幣1040餘萬元)
  2007年:個體商人謝文賢分3次共送給劉少雄人民幣500萬元。
  2005年至2012年,商人潘澤勇每年春節和中秋節均從公司提取現金送給劉少雄,共計人民幣105萬元、港幣20萬元;此外為了違建不被拆除,還曾三次到劉少雄辦公室,共送上港幣100萬元……
  3謀地位
  近兩成涉黑主犯有政界相關身份
  當一些“黑老大”變得足夠大,就開始不僅僅滿足於尋找保護傘———許多人搖身一變,自己也當起了保護傘。
  例如劉漢,在攫取到巨額經濟利益後,也撈取到各種政治身份:劉漢本人是連續三屆四川省政協委員、政協常委,孫曉東是四川省人大代表、綿陽市人大代表、德陽市人大常委會委員。廣漢一位幹部說:由於劉漢在當地政壇這種極不正常的超能量,被稱為“第二組織部長”,幹部想進步,找劉漢比找領導還好使。
  當然,這已經屬於這類組織發展的“高級階段”。在這些涉黑團夥的主犯中,18%謀求到了相關身份。
  案例
  非黨員“黑老大”全票當選村支書
  曾經轟動一時的“人大代表涉黑案”,或許是此類案件中頗為典型的一個:利用各種手段控制煤礦、最終被判20年的江西“黑老大”蘭林炎,為了更好地“開展工作”,他為團夥中的各個骨幹謀取了相關政治地位:他本人是橫峰縣第十四屆人大代表,江西省第十一屆人大代表;蘭風標系橫峰縣第十四屆人大代表;蘭天顥系江西中天實業有限公司經理;陳德雲系橫峰縣天山國際酒店總經理、橫峰縣政協委員。
  山東臨沂的“黑老大”李振山則看中了村裡的土地利益,回鄉參與競選村支書。上任支書李振玉被威脅,沒法參選,整個選舉期間都在外面躲著。選舉期間,李振山帶領一幫地痞為他助威,並威逼村中其他黨員,揚言誰不選他就揍誰。“我就是不在現場,這個書記也是我的。”猖狂的李振山競選當天果真不在競選現場,而是在旁邊的鄰居屋裡喝茶。果不其然,第一輪選舉他就“全票當選”為村支書。。
  可是,李振山不是黨員,根本沒有資格參加選舉。
  相關》
  他們的“幫規”
  不准隨便在外惹事;工作時要在崗,不可擅離職守;內部手機僅限於內部聯繫,要24小時開機,不准不接,通訊錄中不可存儲真實姓名;賭場開場前要統一更換對講機頻率;獎懲分明。
  ———“黑老大”朱曙東
  不准吸毒,不准偷竊,不准勾引二嫂,不准背叛大哥,大哥有事打電話隨叫隨到。
  ———“黑老大”周晶
  三種人不用,愛打架的、抽大煙的、吃軟飯的;“四防”:防公安、防媒體、防火、防煤氣。
  ———“黑老大”王偉
  郭帥 編輯整理
(原標題:起底“黑老大”)
創作者介紹

Mt. Shasta

cf02cfjpd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