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快報訊 5年來,為解決刑事發案率較低,而群眾的安全感卻不高等問題,浙江省湖州市公安機關推行“警務廣場”戰略,從公佈電話號碼到民警提職幹部問責,均以民意為導向。公安部擬推廣此做法。下一步,湖州警方計劃取消業務的排名考核,讓基層的公安機關有時間精力做老百姓的事情。
  在“湖州公安”的微信中,記者可以快速找到湖州市公安局局長金伯中或任何想要聯繫的公安人員的手機號碼。吳興區分局負責人說,在湖州公安,上至市局局長、下至社區民警,所有人的手機號碼全部公開,並印在宣傳冊、警民聯繫卡、水杯和圍裙等物品上,發放給民眾,讓民眾有問題隨時可以找到公安人員。
  自實施“警務廣場”戰略後,在湖州市公安機關的年度綜合考評中,群眾打分影響力從之前的5%增加到51%,普通老百姓不但掌握了評判公安工作的“控股權”,而且對派出所所長等一線幹部的提拔任用也有了直接投票權。
  為保證民意調查和幹部使用的公正性,湖州警方委托第三方民調機構,瞭解老百姓對派出所、交警等一線民警的滿意度。
  金伯中介紹說,湖州公安嚴格推行以民意為導向的幹部問責,對漠視民意、玩忽職守、濫用職責等行為嚴肅追究領導責任,並對年度兩次民意測評排名末位的基層所領導實行問責。 (《新京報》)
  對話
  湖州市公安局局長金伯中:
  “公開手機時,有上級質疑我們堅持不了”
  記者:為什麼會公開手機號碼?
  金伯中:現在很多機關都把領導的號碼隱掉了,怕公開後一天到晚都是騷擾電話。我們公開手機時,就有上級對我們提出質疑,但我們堅持了下來。我的手機號碼已經公開了3年。每次在警務廣場和接待中,我都會瞭解到一些情況。比如有些民眾的問題多次上訪得不到解決,而我有解決的資源和權力,進行權力和資源的協調。讓老百姓有事情能夠找到局長。想來想去就從局長到下邊都將手機公開了。
  記者:你接到過騷擾電話嗎?
  金伯中:我只有一個手機,網上搜一下就知道號碼。沒什麼騷擾電話,幾個老信訪戶經常打電話。實際上,在正常情況下電話很少。實際上,老百姓很理性。真的要找我的民眾就是他們找了下邊很多次沒能解決問題,才會找到局長。我認為要信任老百姓。
  沒有過去想象的那樣有騷擾電話,一天到晚都不得安寧,沒有出現這樣的情況。我每個月的電話費是250元。到後半夜幾乎沒人打電話給我。而且,老百姓知道我們上班,一般都是發短信,或者中午和傍晚的時候打電話。有些電話聽了之後,就想,早知道就好了,可以早點為他們解決。(《新京報》)  (原標題:湖州民警升職與否“百姓說了算”)
創作者介紹

Mt. Shasta

cf02cfjpd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