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開林
  在世界上,沒有完全的失敗,也沒有完美的勝利。在世界杯賽場上同樣如此。失敗乃成功之母,它提供的教訓發人深省,催人奮進,所以說,完全徹底的失敗並不多見。勝利的雞尾酒中隱藏著不利的因子,“福兮禍之所伏”,所以說,完美無瑕的勝利並不存在。
  在1/4決賽前,媒體報道德國隊中有七員虎將身患流感,實力將大打折扣。實際情形並沒有那麼恐怖。德國隊員可能患感冒,卻不可能變傻帽。帶刀侍衛胡梅爾斯一個頂仨,在攻防兩端幹完靚活乾臟活。德國隊齊心合力守住了勝果,卻掩蓋不了他們連續兩場比賽鋒無力。
  巴西隊也是靠帶刀侍衛席爾瓦和路易斯解決戰鬥,這場勝利卻顯得格外苦澀,隊中頭號球星內馬爾被哥倫比亞後衛蘇尼加的膝蓋頂裂椎骨,隊長席爾瓦因累計兩張黃牌停賽一場,關鍵時刻,利矛堅盾雙雙告缺,博彩公司見勢不妙,立馬調頻,桑巴主帥斯科拉里很可能愁白剩餘的幾根黑髮。
  阿根廷隊打出了一場高水準的比賽,儘管梅西射失單刀球,但憑藉前鋒伊瓜因的極佳發揮和全隊的協調運轉戰勝了歐洲紅魔比利時隊,看上去很爽很開心,但7號天使迪馬利亞大腿撕裂,埋下了隱憂。前場鐵三角崩掉一角,實力上將打多少折扣?我估計球迷、隊員和教練都有各自的掂量。
  荷蘭隊打拼了120分鐘,連範大將軍都拼到抽筋了,斯內德兩次擊中哥斯達黎加隊的門柱和門梁,對方門將納瓦斯仿佛練就了中國功夫“金鐘罩”,竟將偌大的球門罩得嚴嚴實實。荷蘭人缺乏運氣,也缺少靜氣,全場壓上猛攻,前場攻擊球員居然十多次掉入對方的越位陷阱,這個數字高得離譜。焦躁、焦灼、焦慮糅合在一起,變成了“三焦片”,味道可不怎麼樣。打到常規比賽時間快結束時,荷蘭隊險些被對方絕殺,他們倒要暗呼僥幸了。主教練範加爾對本場比賽的駕馭乏善可陳,在121分鐘時換上替補門將克魯爾,倒是他唯一的“神來之筆”,這多少帶有玩盤外招、打神經戰的意味。荷蘭隊的勝利並不完美,觀賽者心知肚明。
  本屆世界杯還剩下四場比賽。巴西人只能祈禱他們的球隊靠殘陣殺入決賽,要阻止德意志戰車在本土長驅直入,將是一個難以完成的任務,德國隊的務實已經達到極為功利的地步,巴西隊在攻防兩端都有缺陷,取勝就得指靠球迷、運氣、裁判(後面兩點不確定)合伙幫忙才行。
  阿根廷隊的狀態已越調越好,如果阿圭羅能夠傷愈復出,則“迪馬利亞缺口”仍能及時打好補丁。荷蘭隊已是強弩之末,在“客場”作戰,勝面較窄,勝算較低。歷屆世界杯冠軍,都是狀態穩步上升的隊伍,而不是狀態大起大落的隊伍。從這個方面來分析,德國隊和阿根廷隊進入決賽,應該更有道理。唯一的變數是,巴西隊占齊了天時地利人和,鋒線上的幾桿爛槍說不定也能打下一隻天鵝。
     (原標題:不完美的勝利)
創作者介紹

Mt. Shasta

cf02cfjpd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